橘子洲上的旧友,往昔的游戏工作室时光

佐良直子来自:山东省 淄博市 临淄区 时间:2017-05-12 14:52 影响: 55人

每天在NBE游戏论坛看各位大神们在讲着各种心路历程,作为菜鸟的我也忍不住想吐露下心声。之所以想写点东西是因为前几天看到那篇《》的帖子,让我想起了2012年我在长沙的那段与游戏工作室有关的经历。我,我同学袁大头,我同学的朋友李胖子及女友。

首先,简单介绍下自己,比较和游戏工作室不相关,只是个人的经历。

本人之前在电信局呆了两年多,岗位就是和各位息息相关的装维工作人员,就是装宽带修宽带的。学校毕业回来呆了几个月就被家里安排进去了,一辆电瓶车,一把5米楼梯,带着工具包载着各种家伙每天穿梭在大街小巷,农村小路。不知道是我运气好,还是人不算笨,实习的时候跟着老师傅一个星期,就独自跑用户家安装宽带,维护网络去了。在电信两年多,不算开心,也不难过,只是时常抱怨,想去更远的地方看看。

今年夏天的时候离开的电信,和朋友一起开过私房烘焙室,每天做蛋糕送货发朋友圈。做了一个夏天就断了,起初大家也是想锻炼一下自己,做着玩吧。

其次,2012年的长沙,我,我同学袁大头,我同学的朋友李胖子及女友。

那时候还在上学,不过快毕业了也没什么事情。正好我宿舍的同学,要和他朋友一起开游戏工作室,缺人手叫我过去帮帮忙。我这热心小伙果断不推辞,其实是我也喜欢玩游戏。

对了,还有个插曲,那个时候我正好在卖iphone4电信机,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当时是烧码写号的机子,那段时间兼职卖ip4把几年的学费都赚回来了,不敢想当时二手的iphone4我转手一台能挣到800人民币,当然只是电信版的。

扯远了!同学开游戏工作室是和他朋友合伙的,他其实不懂这块内容,只是单纯的觉得好挣钱,挣钱快。而他朋友自己在家里是单干的,因为他女朋友所以想来长沙发展,拉上我同学两个人合伙在学校边上租了一个小复式的顶楼。当时想想还是蛮美好的,一群年轻人刚刚挣脱了象牙塔以为能闯出一番事业,哈哈。

稍微介绍一下我的同学:一米八几的大高个,外号“袁大头”。而他朋友呢,我喜欢叫他李胖子,他真的一个修得了电脑,吹的起牛皮,下的住厨房的大胖子,有个学霸女友。

开始组建游戏工作室!几个人从火车站电脑城拉了几十台电脑回来,全是散件,我们根据要求配置的,自己组装。到现在还记得,当时在客厅装电脑的时候因为我小手不利索卡断了一颗CPU的针脚,李胖子心疼了好久。三十台电脑,两条独立的企业光纤,三个大男人,一个厨房,就这样,开始了半年多的游戏工作室征程。

机子调试完成后,李胖子开始调试,根据他自己之前用的那套辅助,做的自己的项目。而袁大头,平时则帮他叔叔开开车,挡挡酒,兼职司机,在他叔叔公司也是挂了名。所以每天房子里就是我和李胖子互相吹牛的时间,不过,我当时那么嫩,完全是被李胖子唬着一愣一愣的。我玩游戏,他调试,我看电影,他调试,我和女朋友出去玩,他还在调试。

有一点李胖子非常屌,他和她朋友的电话粥永远不会停,他们俩办了一个套餐,就是两个连号的情侣号码,互打电话不要钱,就套餐费,所以你们想想,当时我每天在游戏工作室吃了多少狗粮。

说回正题,前面扯了那么久,李胖子都是在调试,那是真的。

开始挂游戏,封封停停,刚开始的那段时间都没消停过!经常看袁大头问李胖子这个技术人员,为毛不挣钱阿?李胖子也头疼,他平时都是在qq和那个辅助作者在语音聊天的,这些我都看着。但是没办法,游戏公司要弄你,你就只能乖乖把衣服脱了去床上等着。一段时间下来之后,他们似乎已经习惯了,那个项目在没开始多久就一直挂着吊瓶等死。而我,就真的打起了酱油,因为真的没我什么事,我还是兼职卖卖手机,和女朋友一起腻歪。

不过不好意思说的是,你们可能很难相信一个一米八几的大胖子和一个一米七几的瘦子,手挽手的去菜市场买菜,我告诉你,这是真的。因为我们当时租的地方楼下就是菜市场,而李胖子呢烧的一手好菜,作为一个浙江人,即使再湖南呆了快三年,平时出去吃饭也是喜欢点的清单口味的菜。而和李胖子在一起的时候,各种辣味的湖南菜我都爱吃,每次去菜市场买菜我都挑着辣椒让李胖子做,因为他的厨艺真的好到不行,所以永远不要怀疑一个胖子的潜力。

李胖子有个爱至骨髓的女朋友,也是她这辈子就认定的老婆。我叫她莎姐,一个在读研究生的学霸。李胖子来长沙淘金一是为了拉近他们俩的距离,二是想在长沙定居下来给她一个安稳的家。当时我非常认定这俩货这辈子死活是分不开的,你能想象这么一个粗狂的胖子,在凌晨4点多炖好鸡汤在阳光明媚的早晨给她女朋友送过去吗?当时我求着李胖子,让他赏我一口汤喝喝,都不行!而莎姐,一个一米六左右的弗兰妹陀,只要学校一放假,就来我们游戏工作室干起了家务,给李胖子洗衣服。三个男人住的窝又当成游戏工作室你们应该知道环境多恶劣吧?不过每次莎姐一来就全部打扫的非常清水干净,李胖子也非常开心的烧一桌好菜。

我也没想过他们会分开,毕竟她是陪李胖子度过人生最难过的时候的人,胖子她妈妈走的时候是莎姐陪在他身边,也是他妈妈认定的儿媳妇。但是游戏工作室就是不景气,或者说没做好吧。毕竟都是看项目吃饭的行业,一个肥的流油的项目可以让李胖子在半年内在长沙把房子买了,一个吃土的项目就真的可以让我们吃几个月的辣白菜。

最后,莎姐因为家里的压力,选择了妥协。而李胖子今年和他联系的时候他依然在拉萨,在西藏个那个蓝天白云的地方,选择去领悟吧。也许他们的青春岁月就这样随着机器、游戏、现实惨淡结尾。但是胖子现在也挺好的,摄影师,跟着团队在那边拍拍风景也是极好的,哈,可惜了,我很难再吃到他做的红烧肉。

游戏工作室关门的时候,我也顺利毕业离开了长沙回家了,李胖子和袁大头在长沙把机器一人一半分掉处理了,总之,那半年作为一个打酱油的,我没有压力。但是,我是看着他们从一开始欣欣向往走上人生巅峰的憧憬,到最后黯淡无光的收场的人。

零零碎碎还没有把那段时光回忆干净,其实当中发生很多有趣的事情,只是年纪大了,有些事情想不起来,就干脆不愿再去回忆了。

而我,蛋糕店关门后,凭自己稀稀拉拉的想法,在做一点小事情也和大家分享一下:

一个网页游戏试玩和一个手机软件试玩,在NBE首页看到《》的思路,我得承认,当时就是被这篇文章吸引了的,原因很简单,我什么都不懂,就从最简单,最低端的做起。我做不来推广觉得太麻烦了,而自己又是一个木讷的人,不会说话。就想找辅助挂页游了。(页游辅助挺多的,具体大家可以自己找,我就不打广告了)

页游挂机赚钱,说起来第一个月起号单机利润300块左右,第二个月往后900块左右,我现在刚开始挂了一个多星期,收入50块的样子吧,提了20块钱了,只能慢慢挂着看效果了。

还有一个手机软件试玩是这样的,类似积分墙,app下载试玩一个2块钱、1块钱这样,一台手机一天做两三个小时20块钱是有的,我专门做过一个统计,9月中到9月底4台手机了1600多块钱,对于我这样的新手来说还是不错了。但是,手机试玩要求首次下载,所以一台手机做到五六百块钱后任务就不是很多了,所以,手机得时常更换,这点对于有手机资源的朋友是挺好的一个收入来源,但是,做这个要注意ip方面,主要别被封了,这些平台封号也挺严重的,还是要注意一些。

结语:写些东西出来突然觉得心里舒畅的了很多,这段时间压力挺大的,我今年本命年,家里到现在事情一件接一件的,自己现在没有稳定工作,现在又刚入门做游戏这个行业,磕磕碰碰心里的压力真的不小,特别每天一个人面对电脑挺孤单的。就这样结尾吧,人生过去时光就让它慢慢流走,未来的远方,希望不迷茫。

2016年10月26日,NBE游戏论坛投稿,非本人允许请勿转载。

上一页换一批更好的下一页
  • 橘子洲上的旧友,往昔的游戏工作室时光:【有诗为证】我开游戏工作室网赚的逗比时光

    我不是一名专业的写手,学识可以说是惨不忍睹形容,按照现在学生的基本学识比,只能比得上小学三年级的学生,当然了这只是语文科目,其他科目,哎,更心碎啊。我毕业于某师范计算机专业,游戏工作室并不是第一份工作,刚毕业就进了一家广告工作做广告设计在然后帮人卖电脑,并非嫌弃工资太低也不是工作不开心,只是我是不安于本分的人!

    我叫XXX,出生于1992年8月28日,在一个平淡无奇的日子里生在了我的家乡山西运城临猗县内。出生于90年代的孩子大都是幸福的,家里面有了余粮口袋也有了闲钱,上得起学、吃的起零食、又有了游戏机、童年时光多了很多美好回忆。从小学三年级开始便接触游戏机三国魂斗罗街机等等无一不精,在被父亲狠狠的教训了几顿后便放弃开始了学习,只是学习未见好转。

    ......
  • 橘子洲上的旧友,往昔的游戏工作室时光相关文章